轶玄裂

虽然早就知道肯定会被全职席卷,但至少神荼还在前八待过一天。心疼。(不过没想到包子的人气还挺高的。)

张若昀:我知道真人秀对演员是种消耗,但无法抗拒市场需求

我特别抗拒真人秀,可是真人秀来钱很快,涨人气,对演员来说这又是特别不好的消耗,因为大家太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,就会影响到看你戏的投入程度。只是现在的市场就是有这个需求,年轻演员你不参加真人秀,不玩微博,不搞直播,那你接戏的机会就会少很多。

挑戏不设限

对张若昀的采访被安排在北京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,此时的他正在为下午即将参加的一场活动做准备。当工作人员将本刊记者引进房间,向他打招呼时,张若昀并没有太多的反应,与电视、网络节目以及社交媒体上时常自黑的幽默形象相去甚远。“说白了,艺人自黑只是规避网络暴力的一种方式。”对于记者的这种看法,张若昀给出了出人意料的坦率回答。这种坦率贯穿了整个采访过程,虽然采访时间不长,却“干货”十足。

即使之前不认识张若昀的人,在最近一段时间里都会不由地注意到他,从玄幻剧《九州天空城》到暑期火爆的谍战戏《麻雀》,再到近日点击过2亿的网络刑侦剧《法医秦明》和即将上映的林岭东导演的电影《冲天火》,可以说张若昀全面开启了“霸屏”模式。在其表演颇受好评的《麻雀》中,张若昀饰演的角色唐山海最后唱着《长城谣》被活埋的一幕成了很多追剧观众的催泪弹,而在此时接档的《法医秦明》也让很多喜欢他的粉丝纷纷留言称:“种下一个唐山海就长出秦明。”

2016年,张若昀有7部戏和观众见面,在媒体的采访中,他说这是挑战自我的极限。从最初踏入影坛的军旅剧开始,张若昀接戏就是一种“放飞自我”的状态。在大部分同龄演员还在不断打造自己“人设”的阶段,张若昀接戏却是百无禁忌,仙侠剧、网剧、谍战戏、青春偶像剧、动作电影等各种题材均有涉猎。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张若昀又挑战了《暴风骤雨》这样的农村题材和《霍去病》这部历史正剧。聊起这么不设限的接戏思路,张若昀说自己最看重的还是剧本:“制作规模我并不在意,接《法医秦明》的同期也有一部制作大四五倍的片子找我,我并没有接。我在同一年接了七部戏,如果想要打开自己演戏的维度,就要尝试各种不同身份、职业、类型的戏,才知道自己可以演到哪里。所以那一年我都在叫嚣要放假,但是一看到让自己惊喜的剧本,就按捺不住,还是想演。”

张若昀一直就是悬疑小说迷,喜欢东野圭吾的书和诺兰早期的电影。刑侦探案题材的电视剧在十年前曾经火爆荧屏,但是因为政策原因,如今只能以网络剧的形式重生,从上半年的《余罪》到正在播出的《法医秦明》,几部剧的热播都表明了观众对于这种题材的偏爱。在拍摄《法医秦明》之前,法医这个职业在张若昀心中的既定印象就是“内心强大,抗压能力强”,而在接触到原著小说作者秦明,以及更多现实中的法医之后,张若昀体会最深的却是从业者的甘苦。

“感触最深的是和法医聊天,包括秦明老师(《法医秦明》的原著作者)。法医们的工作辛苦却要遭遇不被理解的境况,因为旧有**俗,还要承受很多歧视。比如,法医的伴侣只能是医学生,他们生了孩子,家里的长辈也不让他们抱孩子。很多法医都抽烟,用烟味掩盖身上的味道,而且他们和你见面之后不会握手,他们一手抽烟,另一只手会拿一根烟,如果你跟他要,说明你不介意。他们才会跟你握手,免得被拒绝。”

对于网上很多人指出的戏里秦明“炫酷拽”的问题,张若昀说其实在戏的开篇,导演和原著秦明也有过沟通,彼此的共识就是要美化法医的工作过程,“戏播出之后我和秦明老师,以及其他法医都有过沟通,他们还是认可这种拍摄方式的。”

《法医秦明》的热播,很重要的一个话题点就是戏中大尺度的解剖以及逼真的道具。真实感极强的案发场景令观众大呼刺激,为了让演员提前适应这一切,剧组为大家注册了在线的医学解剖软件,让演员可以真实地感受到解剖的操作流程。而张若昀自己进入角色的方法更另类:“我在进组之后有四五天没有拍戏,把自己关进小黑屋,看各种恶心血腥的视频和图片,现在手机里好像还有,你们想看吗?”张若昀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机翻查,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。

“耿直boy”养成记

张若昀的走红除了一部接一部的作品,“B站红人”和微博上的“逗比”也是他身上的重要标签。张若昀的粉丝常常以这样“黑”偶像为荣,他曾经大方分享自己被粉丝“吐槽”的经历,张若昀的父亲,资深的制片、导演、编剧张健曾经在微博晒出自己儿子成长过程中的逗趣照片,被粉丝戏称为这是张若昀的“黑历史”,张健也被称为儿子的“专业高端黑”。

而张若昀本人也常常喜欢自黑。上节目时说自己颜值低,眼睛是倒三角,鼻子肉嘟嘟,嘴唇也厚;谈到《九州天空城》里自己的造型时,说别人戴美瞳是冰族和火族,而自己是哈士奇族和萨摩耶族;而在被问到“可以叫你**贱货吗?”他也会说:“可以啊,叫贱货都可以。”

然而和记者的聊天中,张若昀鲜少流露出这样的风趣,谈起拍戏和自己身处的这个行业,他显得有些严肃,每句回答都直白得令人意外,“生活中肯定要严肃一点,还有很多正经事要做,但是如果你在公众面前也板起脸,可能会遭到很多没来由的网络暴力。不如自己先骂自己。”

虽然对外的形象一直很“逗比”,可是张若昀却坦言自己对当下很火的搞笑喜剧没什么兴趣。“大家对演员有很多误解,性格活跃的人不一定适合喜剧,喜剧经常是很严肃的人搞出来的。未来不好说,但我目前没有打算做这方面的尝试,我不是一个对喜剧很敏感的人,我的理解是喜剧应该当正剧演,当悲剧演才好看,单纯的搞笑戏没有什么创作冲动。”

张若昀的“耿直”也不是一天养成的,刚上大学的时候,老师问过同班所有学表演同学一个问题——未来是想做演员还是明星?“其实这两个答案在老师看来都是很正常的,我们班很多同学,有说实话的,也有说假话的,但最后很多人都没有在这个行业里走下去。”老师问到张若昀,他的给出的答案是不知道。“我说,我只是觉得表演挺好玩的。”

张若昀将这种坦率归因为“晚熟”,他说:“我十七八岁时没有什么明确的志向。很多人说对表演有兴趣,但其实是对当明星有兴趣。现在我觉得,如果没有真的对演戏这件事有兴趣,那么你会发现娱乐圈很苦的,名利的乐趣贬值得特别快。你今天刚刚出名,很快乐,但可能出一个什么事你就被黑了。很多人可能对表演没有特别大的兴趣,就是觉得当艺人当累了,那就去做些副业,做投资。我对副业就一点兴趣都没有,我会觉得太浪费精力了。能在这行快乐地走下去,还是在于对职业本身的喜爱,这个是不会褪色的。”当然,这个话题的最后,张若昀还是不忘讲真话:“我想象不到还有其他什么职业可以让我找到这么多的快乐,还挣这么多钱。”

真想关掉微博

在媒体热议“小鲜肉”现象,甚至对年轻演员的演技问题充满质疑的当下,张若昀一直是作为有实力、有演技的反例而存在的。聊起演技,他迅速恢复到“自黑”的语气,说自己还没开窍,“到现在还堵着呢。”谈到这个话题,张若昀难得地不再板着严肃的面孔,他身体前倾,笑了起来。

事实上,张若昀也不是没有过被质疑的经历,“星二代”的标签曾经也让他饱受争议。出道之初,张若昀参演的多是类似《雳剑》这样抗战题材的军旅正剧。张若昀也开始被“拼爹**”的传闻所围绕,因为当年《新雪豹》的制片、导演和编剧正是他的父亲张健。张若昀曾在采访中回应,一开始会觉得困扰,但后来想通就无所谓了,因为现在这么说的人越来越少。

有这样一位父亲,外界设想张若昀选择进这个行业应该源于家庭的影响,但是张若昀说,其实自己对表演的兴趣是在学校里培养起来的。“喜欢一个行业不是因为自己能干好,很多是因为感受到这个行业有多深,‘大牛’们有多么打动自己。毕业后拍第一部戏,上镜头后觉得自己演得非常傻,这才发现自己有多么不足,发现这是一条一辈子修行不完的事业。”

关于张若昀的私人生活,除了家庭背景,感情也是一直受关注的话题,虽然他从来没有公开曝光,但是大家的猜测却没有间断过。实际上,现在很多艺人通过“恋情”吸粉也是增加曝光的重要手段,可是对于感情这部分的隐私,张若昀也有自己的想法。“有曝光就会让大家对你有多一层的认识,我永远只希望大家对我是一个演员的认识。当然,现在这个时代不可能了,但是我真的想关掉微博,想不接受采访,避而不谈自己的事,隐藏自己的一切。我特别抗拒真人秀,可是真人秀来钱很快,涨人气,对演员来说这又是特别不好的消耗,因为大家太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,就会影响到看你戏的投入程度。只是现在的市场就是有这个需求,年轻演员你不参加真人秀,不玩微博,不搞直播,那你接戏的机会就会少很多。”

2016-11-15 | Vista看天下

这个是我看《看天下》杂志时看到的,如果不能发布请告诉我,我会删的

关于名字

这么久了,没看到关于“毓土青” “遖宿 ”名字的分析呢

开阳是不是还没出现?玉衡会不会有伏笔?

有兴趣的朋友来讨论下五个刺客和五个君王的卦象吧。
公孙钤:乾卦,乾为天,象曰: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
仲堃仪:坤卦,坤为地,象曰: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。
裘振:震卦,震为雷,象曰:君子以恐惧修省。
慕容黎:离卦,离为火,象曰:大人以继明照四方。
齐之侃:坎卦,坎为水,象曰:君子以常德行,习教事。

东之青龙(木)—孟章
西之白虎(金)—监兵
南之朱雀(火)—陵光
北之玄武(水)—执名

虽然在网上查到枫叔的真实年龄,却还是喜欢。

多少少年,年龄相仿,志趣相投,却因一些意外,不得不分离。最后才明白,只有离开你,我才能成长。在你所爱的人必须度过的时日,不要一直保护着,试一试放手。若是有缘还会再见面。
我想成为你们的“缘”,即便我会留在那片虚无之地,即便我会消失。